補運祈福、脫去厄運

台灣民間的補運習俗做法各地略有差異,以台北地區為例,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民眾自行到寺廟祭拜,另外也會到聘有駐廟道士的廟宇,請道長、法師代為主持儀式。民眾自行到寺廟祭拜補運,需自備或是向廟宇購買祭品,一般會依照信眾家中男丁女口的人數而準備幾個男女替身,以及一份補運錢,一份米糕(上有一顆龍眼),並按照人數備妥相同數目龍眼乾,擺在祭品盤中祭拜,敬備金紙(大箔壽金、壽金、刈金、福金、金白錢)、水果、餅乾、壽麵等一起祭拜,祈求上天為信眾消災祈福,等到上香祭拜完後,將替身、金紙一起焚化掉。再將龍眼殼剝下,象徵「脫殼脫離離」,將過去的霉運一起去除的意思,並給每位家屬吃下屬於他(她)的那一顆龍眼(福圓),象徵福氣圓滿的意思。

這類補運習俗目前在艋舺龍山寺、行天宮、迪化街霞海城隍廟、大龍峒保安宮等許多廟宇都相當盛行。

由於俗信在開天門這一天行補運比較有效,因此每到6月初6日夜裡到隔天上午,廟裏也特別熱鬧,許多宮廟也因應信眾補運的需求而整夜不關廟門。

其次,若是到廟中請駐廟道士代為進行補運,則多採用台灣北部正一紅頭道派的補運作法,進行為時約一個小時的科儀。台北正一道派的補運科儀,又稱為「祭星」、「祭元辰」,主要的目的就是在祈求一個人的元辰煥彩(或元辰光彩)。道教信仰生命觀認為「南斗注生、北斗注死」,因此祈求南斗可以延壽,祈求北斗可以解厄;其次又認為每一個人在天上都有對應的一顆星辰,也就是元辰;而民間信仰也有「本命元辰宮」的說法,更具體以樹木(男性)和花叢(女性)來代表。

因此若是一個人元辰的星度不夠光亮,或是說其本命樹或花叢不夠健康,相對來說他(她)的健康、運途也會因此而不順遂,這時就必須祈求神祇或請專業的道士或法師來進行祭祀;而民間信仰也有觀元辰之術,其目的都是為了以祈求元辰煥彩以保運途順遂。 而信眾在進行補運法事之前都必須先準備供品一套,包括麵線、餅乾、米糕(上附一顆撥殼的龍眼乾)、替身(依照補運人數、性別)、四色金(大箔壽金、壽金、福金、刈金)與解連經、陰陽本命錢、金白錢、經衣、小銀等紙錢,另有關限城與五鬼、天狗、白虎等紙像,以及補運者衣服一件。

台北正一道派的補運作法隨著道士的師承也略有差異,傳統的作法在請神之後會先唸祭解文,並誦《北斗經》一部,然後再上疏文、卜筶(擲杯)祈求神明作主以解除厄運、帶來好運。卜筶獲得聖筶,表示神明應允為信眾除災賜福之後,接下來就進行祭關煞和割鬮,也就是祭解(制解)的部分,以禳除信眾所犯的關煞、厄運。

也有道壇的補運作法是先進行祭解,在祭煞、割鬮之後才為信眾誦《北斗經》和上疏文、卜筶以祈求神明賜福,也合乎道教信仰先解厄再祈福的原理。 也有道壇將補運的程序調整為:首先請神安座,所祈請的神祇主要有;日宮太陽星君、月宮太陰皇君、五行五德星君、五方五斗星君、三台華蓋星君、二十八宿星君、本命元辰星君、六十甲子星君、值年太歲星君等,接著之後進行「祝燈」來為信眾增添元辰光明,其象徵的動作即點燃燭火或火把一枝,在「分燈偈」的唱誦之中,藉由諸神之力量加持燭火燈光,以照亮斗籤上書有補運者姓名、生辰之斗燈及其衣服。

接著恭誦《北斗經》一部,祈求北斗星君消災解厄、賜福保平安,最後再上疏文、卜筶,獲得神明允聖筶之後補運科儀即告圓滿,然後信眾就在衣服上蓋上三清道祖或主神的法印,將替身、紙錢一起火化,將米糕、麵線、餅乾等攜回吃平安,這才完成整場補運法事。

此外,若是因為重病纏身而經久無法痊癒或遇到大災難等厄運者,傳統的作法也有請道士到家中為信眾做一場大規模的補運法事,民間俗稱為「做獅」,道壇則稱為「大補運」或「獅場」,屬於一種民俗醫療性質的法事。這類大規模的補運法事通常需要一天一夜的時間,必須動用前、後場法師至少三人以上,並且必須在家中陳設法壇,供奉三清道祖、西王母、長生大帝、三奶夫人、閭山法主等神,其科儀大概有請神、奏狀(上疏文至天宮)、拜天公、誦南北斗經、祭外方(祭關煞)、割鬮、收魂合魄(轉竹或合竹)、勅符、翻土、祭五猖、收煞、送煞、謝壇等。其中翻土儀式由法師身披草席扮成獅子狀,以翻滾之類的動作象徵翻起土煞,是大補運法事最具戲劇性與象徵性的儀式,故稱為「做獅」。現代由於醫藥發達,再加上大補運的法事科儀相當複雜,所需費用不貲,因此在都會地區已鮮少見到。

 

⊙本文原載台北市政府民政局《心鏡》宗教季刊第23期,2009年12月。

創作者介紹

不具名部落

ssjy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